时时彩自动投注软件:第四五章 荧光永昼

热门小说推荐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

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://www.g0b1.com.cn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:https://m.www.g0b1.com.cn

洋洲部、刘恒部,在迷失深渊后率队等待着。

风冷,空气中满是潮湿之气。卫士们元气翻滚,身上浮起淡淡的蒸汽,不多时,蒸汽成云,缓缓向上空飘去。

北擎邑,静了。

再远处,温艳阳带着数万南阳卫士,奔驰着。发动机轰鸣,百余辆运兵车缓缓行驶在前,后面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行军队伍,踩踏出和鸣共振,污浊的泥水四处飞溅。

暴雨过后的荒凉隔壁,更难走了。

温艳阳满是焦灼之色,不断的尝试与曲流觞建立通讯连接:失败,失败,失败······

“全速前进”,没穿道装,反而是一身藏蓝紧身卫士服,背上背着不伦不类,带着金丝红穗剑穗的宝剑。他狠狠一脚踹在副驾驶的地板上,大声吼道,额头崩出青筋,目光透过挡风玻璃,凝望远方,却什么都看不见,也看不清。

不同方向,管书同、乐笑星率领的东临卫士、西海卫士,同样奔驰在泥泞不堪的北擎平原上。

与此同时,袁静虚浑身透湿,带着几十个互相搀扶,一脸悲惨走的很是艰难的徒弟,在更远的地方,向北擎邑缓缓前进着。

“师傅,要不咱们回吧”,李峰望着四处空旷苍茫,环境恶劣的荒原,内心与脸一样惨白。冲动热血之后,现在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悔意狂暴而出。

“住嘴”,袁静虚蓦然大喝,狠狠瞪了李峰一眼。烂泥就是烂泥,刚开始还把老头儿感动的够呛,颇有种老怀大慰的欣慰。

现在却是想一脚把这小子提回水城市,省的唉声叹气,呻*吟不断听着来气。

望着袁静虚愤怒的目光,李峰哆嗦一下,满口哀叫声小了,同时慢慢放开搭在两个同伴肩膀上的手。

“师,师傅··我还能走~”李峰勉强咧嘴一笑,将头垂下,不敢与袁静虚对视。

“哼~所有人都听着,想回,我老头子不拦着;想跟着我们继续往前走,就他妈的腿脚利索点,走快点儿。你瞅你们一个个的,哪有一点武者的样子,呸”!袁静虚似乎心里有火,说话之时,对众徒弟怒目而视,水珠滚滚的白胡子乱颤。

“师傅,我们,我们当然跟着您,?;つ?,对不对兄弟们”?李峰身躯一拔,大义凛然,舍己为师尊的道德情怀降抒发。

“是,是······是是”。

一行数十人小队伍,又复艰难前行着。

不知不觉,天空落雪,风由冷变成寒,寒风刺骨。

袁静虚望了眼天空,浑身元气翻腾着:“这他么什么鸟天气!咳咳咳咳”。

.........

死死盯着虚拟屏上跳动的数字,曲流觞的呼吸加快着。

“150··135···125···100···80···70···”,表示巨虫能量的数字,缓缓下降着。

元气一荡,绕身一滚,中洲裙又复飘逸雪白。

就在这时,曲流觞蓦然觉得脖颈一凉,她疑惑的望向天空,数不清的雪花纷纷而落。

下雪本也平常,就算是雨后雪,也能接受。但这雪,却是绿色的。

漫天绿色的雪花,遮蔽了黄蒙蒙的天空,不多时,更将大地染成一片绿色。

一股酸涩的气息,快速弥漫开来。

曲流觞瞳孔收缩,平视着深渊,脚步缓缓向深渊方向行去,逐渐越走越快,身躯虽稳,但眼前的虚拟屏还是剧烈的跳动着,以至于那些缓慢跳动的亮白数字、图形、曲线抖做一团。

刷的一声,关掉虚拟屏,曲流觞奔驰速度更快。

“妈”,温笑急忙起身,叫嚷着追去。

姜剑眉惊醒也紧随而去。

唐玄拉着仰脖看天的蔡姚,鬼使神差般跟在三人身后,又向靠近,又不敢太过靠近。

数十名卫士,有迷糊的,有不明所以面面相觑的,眼睁睁的看着一前一后五个人消失在绿色的世界里。

深渊,就像天地之玄牝,时不时喷吐着菊花一样的黑色光幕,环绕着四壁。

不多时,曲流觞便跨过断壁残垣,来到深渊前一里左右的地方,脚步慢了下来。一股绝强的吸力,牵引着她抗拒的脚步。

“来吧,来吧,来吧~轰,轰,哗,哗”,神秘而诡异的深渊,彷佛在说话,又像是在咆哮。隐隐的声音,似有似无,却像是有着无穷的诱惑力一样,使得此时一切接近的生灵,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。

“轰~”,纯白的玄女气,凝成厚厚的防护,将曲流觞挺拔的身躯包裹。然后伸出双臂,拉住温笑、姜剑眉快速前窜的身影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”?曲流觞皱眉埋怨着。

“人家不是担心你么”,温笑小脸冻得煞白,牙齿打颤道。

“曲阿姨,别看我,我担心她”,姜剑眉白嫩的面庞,被寒风刺激的更加雪白,还染上几丝红晕。

“唉,你们这俩孩子!快回去”,曲流觞严肃道。

“不,我要在这陪你”,温笑拒绝,1.86的身高,修长匀称的身躯被湿透的一群紧裹,弧度惊人,起伏如山峦般的身材崭露无遗。

“嘿嘿,我要陪她”,姜剑眉笑道,倾国倾城,魅惑众生的容颜,同样起伏的身姿,并没有因为比温笑矮而略有失色,反而有种别样的诱惑。

曲流觞还想说什么,深渊黑光骤停,无声的嗡鸣,听不到,但感受得到。

“轰~轰~”,深渊上空飘散的雪花,被震的倒卷飞出,绵延3000里的巨大裂口,成了真空地带。

霎那间,绿色的荧光喷薄而出,宛如一道大自然形成的炫美烟花。

荧光直入云霄,竟然冲破笼罩数千年的苍茫,天空投下一抹让人惊心动魄的蓝。

“那似乎是天”?唐玄呢喃着,他从未见过如此湛蓝的天空。

荧光呼啸,连天接地,蓝色天空愈加的纯粹,扩大。

“快,退”,曲流觞面色骤变,就要拉着温笑与姜剑眉向后综跃,却来不及了。

荧光如波般旋转起来,在这个长条形的天地间滚动不休,其势越来越急。

狂暴的到无法抗拒的吸力,宛如千万个巨型螺旋桨同时转动一样,形成巨大的拉扯力。

额角的汗珠滴滴答答的滚落地面,砸起点点新绿色的碎末。

三人全力挣扎,元气翻滚,却依旧无法止住滑向深渊的脚步。

“巨虫如此之巨,吸力便会非??植?,我怎么,怎么这么不小心”,曲流觞握着温笑与姜剑眉的手指,因过度用力而苍白。

越来越近,便越来越无法挣扎,很快,离深渊便只有十步之遥。

“洋洲部、刘恒部,协调后来卫士,向深渊方向开进。只要击溃最后的虫母,今年的虫灾,便算过了。大师,跟艳阳说,我曲流觞,对不起他”,曲流觞一字一顿,一边极力抵抗着吸力,一边发布着最后的,不似命令的命令。

她心如刀绞,想到了自己那两个“傻儿子”,不是假傻,是真傻。

妈不在了,你们能照顾好自己么?可怜自己心肝宝贝笑笑,就要和自己葬身深渊了么?姜家丫头,你说你也犯傻,跑这来瞎胡闹啥,好好呆着你的西海邑不好么?艳阳,艳阳······

想到温艳阳,才发现,他是最后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人物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告别,似乎是对不起,但对不起,能如何?

还是对不起!

“唐玄,唉”!想起这个名字,想起竹林一遇,想起自家姑娘和姜家丫头还有孔家丫头,她的脑子又乱了。嘴里不由呢喃出声。

“曲前辈,唐玄在”,曲流觞隐隐听到后方有声音传来,却已经无法回头。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向凝固了一样,只是下意识的拼命催动着强悍而又渺小的玄女气。

深渊在吞噬,荧光虽美,雪花虽绿,却都成了诡异而令人惊心的噩梦。

唐花蓦然出现,旋转在唐玄的掌心。唐花开处,无形无相却又无孔不入的狂暴吸力,像是找到归宿一样,竟然浮现出有形之状,旋转着没入到这朵神奇之花之内。

“姚姚,你先退,我救人”,唐玄眼神一凝,将蔡姚用力向身后甩去,然后身躯一纵,跃起三丈多高,斜斜的,如电般飞射曲流觞身前方向。

此时,曲流觞三人与深渊不过一步之遥。

“姚姚?他叫我姚姚,嘿嘿”,姿态不雅的蔡姚,趴在地上傻笑着。

“唐玄”?飘逸的黑白发丝,迷蒙旋转,大如桌面。灿如人生的唐花。曲流觞语气中满是惊异与不敢相信。

温笑大眼一咪,泪水珠落:他果然是自己的命中天子,这个时候来救我?怎么蹦出来的?

姜剑眉浑身蓦然僵直,望着眼前脊背挺直,发丝摇曳的熟悉而又不敢直视的背影,虽然没有哭,但内心却有无限的委屈与酸楚,狂涌而出。

唐花开处,吸力顿时由小变无,迷蒙的唐花,开出一片独属于唐玄的寂静而有情的世界。只有在这个世界里,看那天,看那雪,看那深渊,才是美景。

曲流觞嘴角挂着笑意,此时对眼前人,那是一百个认可,一千个满意,一万个欣赏。

就在这时,荧光如潮汐般回落,深渊再次黑暗。霎那间,回吐出一片莹润的黄。密密麻麻的吐沙虫母纠缠的身形,在空中狰狞蠕动。

长长的身躯一离开深渊,便张开巨口,喷出漫天狂沙。

唐玄感受着背后传来两团巨大而绵软,韧性十足的弹力以及带着馨香的拥抱,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。

姜剑眉身子向前倾了倾,略微犹豫便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,强忍着的泪,终于流了下来。

“畜生”,曲流觞怒喝中,拔出玄女剑,斩向虫母。剑到处,虫母吱吱乱叫,倒飞远处,又口喷数米直径,长如巨龙的狂沙冲击而来。

伴随着吱吱声,数十条子母吐沙虫,蜿蜒游弋而来:“呼~”

狂沙如注,狂沙如柱。

曲流觞叱喝不断,玄女剑舞成一团白光。纷乱中,唐玄背后一震,再震,三震,脚步歪斜下,不由自主向深渊下跌去。与他一同跌下的,还有两道死不撒手,不顾一切的身影。

多久没吃饭了?一天?两天?还是三天?精神紧张,元气枯竭,身体疲惫。

救人心切之下还好,略微放松之后,唐玄便觉得有些撑不住了。

身躯如花瓣、柳叶,轻飘飘的向下坠去,速度越来越快,四下伸展身体,空荡荡毫无着力之处。唐玄苦笑:“这人,他妈的救的”!

他双目微闭,感受着铺面而来的寒风、幽深、晦涩、神秘,没有悔意,只有一片洒脱与淡然。

“轰~~喀喀,唐玄”!一声凄厉的吼叫,带着肆意的雷光与疯狂,飘落深渊。

曲流觞只能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,没有丝毫犹豫的投入那令人恐惧的幽深之中,宛如飞蛾扑火,毅然决然。

遭此大变,曲流觞的眼睛瞬间布满血丝同时泪奔。

“所有队伍,全力赶赴深渊边缘,灭虫!我草你娘,我的闺女,女婿,姜家丫头,还有白小子”,曲流觞蓦然狂吼,强自抑制住纵身跳下深渊的冲动,仰天狂啸。

玄女剑白光灼灼,更激烈,宛如暴起的激光闪电。

若是能够听到曲流觞那句“白小子”的描述,蔡姚一定会笑得睡不着觉,可惜她听不到了。

又是一道莫名其妙的命令,但无疑,北擎邑最后的战役已经到来。

数道粗壮箭头,十余万守卫中洲四极强悍而沉默的卫士,再次冲向迷失深渊方向。

狂沙如潮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爱书网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  • 高波: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-03-17
  • 最悲催的吃货:7年前花1万比特币买两个披萨现在值2亿 2019-03-17
  • 端午3天8910万人次出游 你是怎么过节的? 2019-03-14
  • 火速转给你心目中的好医生!“敬佑生命——2017荣耀医者”公益评选开始报名了 2019-03-09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2-21
  • 银白配色更高贵 徕卡M10限量版外观曝光银白配色更高贵徕卡M10限量版外观曝光-手机行情 2019-02-21
  • 科学家发明新型鼻腔喷剂 两小时内治愈感冒 2019-02-13
  • 工业生产数据揭示三行业投资价值 30只个股获逾10亿元资金布局 2019-02-13
  • 伊春日报社党组书记、社长吕守民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2-02
  • 安福交警殴打老人不属实 实则阻碍交警执行公务 2019-02-02
  •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-01-21
  • 文艺名家话“精神故乡”系列访谈 2019-01-21
  • 诺奖背后的高校国际化思考 2018-12-08
  • “辅警碰瓷执法”是出于职业的无奈? 2018-11-12
  • 德政府强令戴姆勒召回77万辆柴油车 2018-11-12
  • 380| 859| 811| 314| 711| 500| 977| 988| 1| 413|